备案新政下,东莞网站还好吗?

摘要:按东莞网络文化协会预计,每年东莞中小网站站长的新陈代谢比率都在25%~30%甚至更多,一是运营压力,二是政策压力。今年受网站备案新规的影响,可能许多站长都会在身份证备案上被卡下来。

根据CNNIC发布的第2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域名总数下降了1121万,网站数量也由一月份的323万降为279万。这是自2006年统计以来,中国域名数量首次出现下降。

按东莞网络文化协会预计,每年东莞中小网站站长的新陈代谢比率都在25%~30%甚至更多,一是运营压力,二是政策压力。今年受网站备案新规的影响,可能许多站长都会在身份证备案上被卡下来。

政策收紧

老网站被起底

“(原来)许多站长用家人或朋友的身份证登记网站,现在查出一律‘咔嚓’。”

今年2月,工信部发布《落实网站备案信息真实性核验工作方案(试行)通知》,要求对站长实行拍照,同时对旧规则下的网站审查进行重新起底;5月初,工信部又推出拍照规定的细则,但当时东莞网站圈一直按兵未动,直到六七月之交才开始陆续推进。

根据东莞网络文化协会统计,目前东莞有大大小小500多个中小网站站长,每个站长拥有的网站数量不等。该协会副会长、六六网站长孙明明估计,许多中小站长有可能会栽在这条新规上。根据旧规,一个身份证只能登记备案一个网站,但很多中小站长并非只拥有一个网站。以他自己为例,就拥有六六网、东莞巴士网等网站。

“(原来)许多站长用家人或朋友的身份证登记网站,现在查出登记身份证与站长不符一律‘咔嚓’。”孙明明说,现在的东莞网络市场有点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个体户,也许不规范的情况也有存在,但就看政府是提高门槛严格整治,还是放开任其自由发展,成为九十年代的私营老板。

另外,根据BBS的备案资格,公司要求有100万以上的注册资金,同时要求有三个大专以上的计算机专业学历工作人员,孙明明大胆预计,按照这个标准,东莞80%以上的人不具备相应的资质,因此许多BBS被迫自动关闭。新规不仅在准入机制上更为严苛,对正在运行的网站的敏感字符也有更严格的监控。

孙明明感慨,其实许多东莞站长都是草根起家,形形色色囊括100多个领域,现在的政策大幅收紧让大家“鸭梨”(意指压力)很大。业内人爱开的玩笑是,如果按照这一标准,美国当年从车库起家的谷歌早就被扼杀掉了,因为车库不能作为网站正规的经营场所。

运营压力

赚钱难,流动性大

“昨天和做网站的朋友们一起吃饭,都说东莞做网站没几个盈利的。”

“政策压力可能会让更多网站死得更惨,连我现在都没有备案。”一位不愿公开网站名称的站长虽然侥幸留在“线上”,但对此很忧虑。

其实,除了要承受新政策的冲击,东莞中小网站还必须面对营运压力。

龚沃辉离开他的网站工作室已经有5个月了,现在是一名保险推销员。他2008年开设“中国网店网”,为其他网店提供模板和美化,一年的持续服务收费3000多元。2008年一年他接了十几个单,但后来却越来越少,“做了两年网站,没赚到钱,只能说不亏而已。”

龚沃辉的小型网站,有五六个员工负责业务,一个负责技术,员工薪水是底薪1200元加提成,每月房租1800元。算下来,一年投入十万多,而依靠广告联盟提供的广告投放,一个点击获得的广告收入不过几分钱,最高不过一毛,几乎不能靠点击吃饭。

他坚持了两年,今年3月终于放弃,“我做保险比做网站赚得多,一年大概赚十几万吧。”

与龚沃辉有相似压力的东莞中小网站站长并不在少数。东莞金牌靓号网的阿辉发现,做网站的人越来越多了。“2006年的时候,东莞还没有几家卖号码的,现在有十几二十家了。不过也不是都赚钱。有的不赚钱撒手不做,网站就死在那里了。”

阿辉的网站主营业务是卖手机“靓号”,每月成本才40元左右,每月稳定收入为五六千元。“但是网站生意很难做,都饱和了。”他已经两个月没有开张,只能靠出租号码来赚钱。“昨天和做网站的朋友们一起吃饭,都说东莞做网站没几个盈利的。除了帮大公司做做网站技术,其他没什么赚钱的了。”阿辉笑着说。

作为东莞网络文化协会副会长,孙明明发现,每年年会的时候,都会发现协会里一些老面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新面孔,说明这是个流动性很大的行业。

路在何方

找传统行业做靠山

“虎门的服装、大朗的毛织、长安的五金,这些产业往往依托外省的一些全国性网站,肥水不流外人田,为何不多启用东莞的网站呢?”

然而,如同其他行业一样,网络这一行,有人走,也有人来。

打开东莞市酷乐网络有限公司的网站,入目就是一个红色的爆炸图案,里面写着:8月2日开业。老板陈冏飚介绍,他计划在东莞开发一系列的网站,包括东莞业主网、东莞亲子网等,不过最主要的计划还是搭建以东莞为中心的电子商务平台,依托虎门这个生产地,销售女装和皮包。“杭州那边有很多大型的服装销售地,他们也取材东莞,靠的就是渠道好,能向厂商直接拿货。我现在把公司搬在这里,近水楼台先得月,肯定也能找到更好的渠道。”

但是,东莞网络方面的人才不是太多,陈冏飚预计所需的核心技术人员会到大学里招聘一部分,再从老家引进一部分。

在公司迁来之前,陈冏飚对东莞本地的网站进行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关注,发现几百个里面盈利较好的,不超过5个。“这里的网站和其他地方的还是有差距。”他也觉察到,现在正处于东莞网站站长压力比较大的时期,但他坚信与东莞传统产业相结合,将是一条安全、有效的途径。

孙明明说,东莞的网站行业起步相对较迟,传统行业发达,可以鼓励会员企业多向传统行业发展:“虎门的服装、大朗的毛织、长安的五金,这些产业往往依托外省的一些全国性网站,但肥水不流外人田,为何不多启用东莞的网站呢?这样产生的税收和消费,都能为东莞做贡献,大有乾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