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Logo
首页>互联网热点>

价值3600亿美元太空行业如何抵御疫情?外部投资难寻只能争政府合同续命

价值3600亿美元太空行业如何抵御疫情?外部投资难寻只能争政府合同续命

  • 来源:网络
  • 更新日期:2020-05-07 10:06:47

摘要:这意味着,公司可能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政府合同维持生存。 在美国,航天领域兼收并蓄,既有大公...

这意味着,公司可能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政府合同维持生存。

在美国,航天领域兼收并蓄,既有大公司,也有规模较小的初创公司,他们追求建造火箭和卫星等成熟市场,以及创造太空栖息地、开采月球和太空制造等更多利基服务。在过去的几年里,拥有大胆想法的太空初创公司可以成功完成一轮又一轮的融资。而到了现在,公司可能很难从外部投资者那里获得注资。文章来源: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据外媒报道,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经对经济造成了沉重打击,航天工业也不例外。虽然某些大型太空公司因被美国政府视为“必要业务”仍在运营,但随着曾经可靠的资金来源蒸发,规模较小的太空初创公司正在努力解决如何生存的问题。

最新分析显示,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全球航天工业正迎来蓬勃发展期,价值约为3600亿美元。在美国,这个领域兼收并蓄,既有大公司,也有规模较小的初创公司,他们追求建造火箭和卫星等成熟市场,以及创造太空栖息地、开采月球和太空制造等更多利基服务。在过去的几年里,拥有大胆想法的太空初创公司可以成功完成一轮又一轮的融资。

而到了现在,公司可能很难从外部投资者那里获得注资。空间分析和工程公司Bryce Space and Technolog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卡丽莎·克里斯滕森(Carissa Christensen)表示:“通常情况下,你可能有资金帮助公司继续增长。他们也能找到其他投资者,然后就会达成新的交易。现在,在当前环境下,公司将如何受到疫情的影响尚不明朗,风险投资公司正在暂停新的投资,并保留自己的资本。”

这意味着,公司可能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政府合同维持生存。这些合同要么来自美国宇航局(NASA),要么来自美国国防部。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公司Space Angels的首席执行官查德·安德森(Chad Anderson)称:“很多这些公司都把政府合同作为他们收入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些公司甚至大部分收入都来源于政府。大多数航天公司都有政府资金进入,政府资金并没有枯竭。”

几家知名的太空公司在疫情开始时就屈服了。毕格罗航空航天公司(Bigelow Aerospace)的目标是在太空中建造栖息地和酒店,该公司在3月下旬解雇了所有员工,原因是内华达州州长下令关闭所有“非必要业务”。该公司发言人当时称:“如果我们不关闭,我们将受到罚款和其他处罚,并面临被吊销营业执照的威胁。”太空互联网提供商OneWeb在3月下旬申请破产,此前其刚刚发射了最新一批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卫星。

分析人士表示,这些早期的损失很可能是公司在疫情之前就出现问题的结果,而经济低迷只是放大了这些问题。商业航天联合会主席埃里克·斯塔尔默(Eric Stallmer)指出:“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这些公司就有潜在的问题。以OneWeb为例,绝非疫情导致其破产。事实是,他们还需要再找到5亿美元投资。可能是疫情稍微加剧了这种情况,或者加速了这种情况。毕格罗始终在与NASA争夺政府合同,但该公司大多时候自筹资金。在支持者软银的预期投资失败后,OneWeb也向英国政府求助。”

安德森说:“那些高度资本密集型的公司将会举步维艰,因为现在资本稀缺。而那些盈利的公司,或者找到了新颖、低成本的新方式做事的公司,或者如果他们专注于将成本降至最低并专注于商业模式的公司,表现会更好。”

有些航空航天初创公司仍在考虑在这个新的现实中将注意力集中在哪里。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Rocket Lab暂停了在新西兰的发射,以确保其人员的安全。Relativity Space正在制造一种完全3D打印的火箭,该公司表示,它在疫情期间表现良好,但其硬件测试将会推迟。据悉,一家名为Astra的初创公司解雇了数十名员工,以帮助其在疫情中幸存下来。

许多规模较小的太空公司正在寻找从政府获得财政援助的方法,因为它们的利润率很低。根据斯塔尔默的说法,有些公司刚刚成立不到几年,只雇佣了100人左右。但与其他小企业不同的是,它们没有资格获得政府援助。许多风险资本支持的太空初创公司都被取消了通过CARE法案获得资金援助的资格,CARE法案的设立就是为了帮助小企业在整个疫情期间保持运营。

法律中有一项规定,将任何风险支持的公司与他们获得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联系起来,迫使这些小公司中的许多人超过500名员工的限制,才能通过CARE获得贷款。商业航天联合会与其他组织联名致信美国财政部、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以及小企业管理局,敦促他们改变这一从属规则。

政府正在为某些主要的发射供应商和卫星公司提供不同的生命线。这些公司拥有政府合同,被认为是“必要业务”,使它们或多或少可以正常运营。联合发射联盟公司(ULA)、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和蓝色起源公司(Blue Origin)等发射提供商与NASA和美国国防部签订了多份合同,允许他们继续工作以保持发射能力。这一“必要”地位已经扩展到许多执行政府任务的航空航天公司。安德森说:“我们的投资组合中约有50%被认为是关键基础设施或基本服务。因此,他们的基本运营仍在继续。”

早在疫情爆发之前,许多公司就渴望政府成为其客户。政府通常比风险资本家财力雄厚,公共部门的早期投资对羽翼未丰的太空公司来说可能至关重要。例如,Space Angels发表的报告显示,SpaceX在运营的前十年里收到了早期的政府合同,这帮助该公司生存下来,然后蓬勃发展。

空间分析和工程公司Bryce Space and Technolog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卡丽莎·克里斯滕森(Carissa Christensen)称:“我想说,现有的政府项目、合同和活动应该相对稳定。即使付出了应对疫情的代价,我认为对于突然终止政府项目的经济后果也会采取更为谨慎的态度。”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仍在授予合同。上周,NASA授予了三家公司(SpaceX、蓝色起源以及Dynetics)开发将人类送上月球的着陆器合同。这些合同将持续10个月时间,直到2021年2月,届时NASA将选择其最想要的设计并开始建造工作,随后着陆器将进行演示。安德森说:“任何能够立即投入并帮助弥补流动资金缺口的人都是生命线,而政府就是这么做的。”

尽管有政府作为客户,但更成熟的公司也不能幸免于疫情的影响。商业航天联合会主席埃里克·斯塔尔默(Eric Stallmer)说:“假设,如果他们的燃油阀或燃油泵供应商因为得不到足够的订单而倒闭,那么这将对他们产生连锁反应,这可能会使公司更难继续按计划以他们习惯的价格运营和生产。”

与此同时,有些航天公司正在忙于应对疫情本身带来的影响。像Planet、Maxar等公司始终在用他们的卫星提供关键的地球成像服务,以确定全球趋势以及疫情如何影响世界各地的人们的行动。其他卫星正被用于提供急需的通信和连接选项,帮助医生在农村地区进行远程医疗访问。

无论他们是忙于支持工作,还是只是为了保持灯火通明,整个太空行业的公司都陷入了同样的疫情引发的停滞模式。像许多行业一样,现在说未来会发生什么还为时过早。但对于雄心勃勃的小公司来说,财务状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为了生存下去,他们将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调整计划,或者争先恐后地争取政府资助的生命线,以维持他们独特的太空目标。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