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Logo
首页>互联网热点>

妥协悲凉黄章,意气风发雷军: 能否对决于 5G 时代?

妥协悲凉黄章,意气风发雷军: 能否对决于 5G 时代?

  • 来源:网络
  • 更新日期:2020-05-11 10:11:31

摘要:文 / 杨建钊编辑 / 刀疤姐恩怨纠葛多年的魅族创始人黄章,和小米创始人雷军,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同时出现在新闻中了。

恩怨纠葛多年的魅族创始人黄章,和小米创始人雷军,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同时出现在新闻中了。

5 月 8 日,在几乎所有国产手机大厂都已发布 5G 旗舰手机之后,魅族连续跳票的首款 5G 旗舰手机魅族 17 姗姗来迟,3699 元起的售价,且黄章终于放下倔强,妥协跟随潮流,使用上了挖孔屏。

然而由于魅族品牌本身的衰落,不仅外界反响平平,即便是手机圈,对此也没有太多消息。仅有的一些声音,也只是发出类似这样的遗憾叹息:" 妥协的黄章,难掩魅族的悲凉。"

相比没多少人愿意讨论的黄章的悲凉背后,却是雷军吸引诸多目光的又一次意气风发——同 1 天,随着金山云成功 IPO,雷军也收获了继金山软件、小米和金山办公后第 4 家控股的上市公司,一夜身家多出几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九富豪(来自知乎热榜)。

自 2009 年魅族用 M8 崛起又昙花一现迅速衰落,小米 2010 年诞生后声名鹊起到稳居江湖前列,命运截然不同之间,十年光阴已转瞬即逝——这十年之间,黄章与雷军两者之间难以辨明的恩怨,始终是围绕两者经久不衰的话题。

或许,在这个 5G 时代," 小米偷师魅族 " 故事,再不甘也终将远去。为了 " 活着 " 的黄章,与志向高远的雷军之间,还能对决于 5G 时代,擦除火花吗?

十年恩怨,命运已变迁

过去 10 年,对黄章而言,雷军始终是自己的 " 心头刺 " ——他多次在魅族社区针对雷军发文,斥责、怒骂、嘲讽背后,是时光虽逝却难放下的恩恩怨怨。

去年 7 月最后一天,他还在魅族论坛回应网友时表示," 雷军当初希望魅族作价 10 亿,他投 30% 我并没有完全拒绝……期间他安排林斌、黎万强分别拜访我了解做手机情况和思路,我一直都没有发觉他原来要做手机。"

黄章针对雷军的发帖,则最早在 2011 年,那是小米 1 发布会后第 3 天,他表示 " 雷军曾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利用高新区领导关系接触我套取魅族的商业机密 ",并强调禁止在魅族社区讨论小米和雷军。

当事另一方,雷军很少会谈起那段往事。10 年来的正面回应只有一句:" 那都是他(黄章)的一家之言 "。

其实这两人也曾经相亲相爱。雷军曾在 2010 年写下 " 为什么爱魅族 " 的微博,强调 " 魅族是国内少有的用心做事情的公司 "。黄章则在魅族论坛回应网友称," 我和雷军是好朋友。" 他还在魅族办公室冰箱里,专门冻着雷军喜欢的可乐。

两人的恩怨情仇,外界难以评判。只不过,和十年前相比,两人江湖地位,明显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十余年前,在中国智能手机江湖,在中国唯一可以跟乔布斯相提并论的,正是魅族创始人黄章—— 2009 年,魅族 M8 正式上市引发热潮,那是国内第一款大屏幕全触屏智能机,两个月内销量达到 10 万部,五个月内销售额突破 5 亿元。在这些耀眼的业绩下,有人拿黄章和乔布斯比较,称赞他 " 具备乔布斯式的极客气质 "。

从金山辞去 CEO 的雷军成了魅族的粉丝,他也买了一台,据说吃饭时还经常掏出来向朋友介绍魅族 M8。

彼时外界难以想到,两人的命运转折点很快到来。就在人们将 " 中国乔布斯 " 标签给予黄章时,他却在 2011 年魅族第二代手机发布后,突然选择 " 归隐 " 回家种菜,将公司交给魅族另一位创始人白永祥。

黄章这一隐退就是 3 年。同年,在喝下一碗小米粥,与林斌、黎万强等人开始小米征程的雷军,以 " 雷布斯 " 的形象发布了小米 1,带着小米进入了爆发式的增长,开启了从 2011 年 30 万台、2012 年 719 万台、2013 年 1870 万台到 2014 年 6500 万台的连续辉煌,尽管在 2015 到 2016 年因为各种原因陷入沉沦低谷,但很快在雷军亲抓供应链以及组织变革、出海印度之下,小米很快恢复雄风,并于 2018 年成功上市,市占率自此牢牢占据全球前列。

来自市场研究机构 Counterpoint 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 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为 2.95 亿台,同比去年同期下降约 15.6%。出货量排名前五的厂商分别是三星、华为、苹果、小米、OPPO。其中,小米一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为 2970 万,市场占有率为 10%,总市值近 2700 亿港元。

相比小米,成立 17 年的魅族,早在 2013 年的营收就不到小米当年五分之一,此后更是每况愈下——根据去年的一份市场统计报告,2019 年上半年魅族在国内手机市场的占有率仅有 1.4%,且魅族已经连续三年负增长,2018 年魅族的市场份额同比增长达到 -79%。

与之对应,在苹果、小米、华为、OV 等全行业加码线下之时,魅族线下渠道却进行了大幅消减,2016 年魅族在全国有近 2700 家专卖店,而 2019 年,一个省只剩五六家专卖店。

或许,魅族还勉强活着,但不论是手机销量还是品牌影响力、市场布局,都 " 泯然众人矣 "。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外界看来,魅族的沉沦,与黄章本人不无关系——过去十年,正是手机行业大变革的十年,众多厂商蜂拥而起,在手机战场中拼命厮杀。小米,正是这个战场为数不多的胜利者。

最先抢占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魅族,却陷入了多年的内斗、管理混乱、裁员,而作为灵魂人物的黄章,则在不断 " 隐退 " 与 " 复出 " 不断重复中,坚持于自己的内心执着,难以让魅族走出 " 小作坊 " 困境,最终让企业陷入了生死存亡的混乱局面之中。

企业命运变迁背后,无人可以得知黄章的内心世界,是否后悔那些错失的机会,以及面对小米的风光,对雷军的恨意是更为绵绵还是逐渐放下。

向左向右,性格决定命运

在大多情况中,创始人及 CEO 都代表了企业的上限与下限。小米如此,魅族亦如是。

但客观而言,用雷军今日的风光无限,与黄章今日的落寞相比,对黄章而言是极其不公平的——因为两者的差距,从创业开始或许就没有接近过。

前者,在武汉大学技术出身两年就修满四年学分,在做手机之前已经是 IT、互联网、投资圈的大佬。后者,没怎么读过书,凭勤劳、苦干、极致的精神在 mp3 行业闯出一片天地,虽然最早转入智能手机行业,却始终更像一个产品经理,而不是一个企业家,也从未逃脱自身的各种局限。

他们的相似之处,是对产品都有执着的态度,这一点,甚至可以说雷军是从黄章身上学习的:比如小米初期对论坛的重视,MIUI 系统的一周一更新,又比如在设计上的简洁。这源于,黄章经常在论坛与消费者互动,以及在黄章要求下,魅族公司每个员工,每天都要到网上去了解用户反馈的各种信息。

但在性格、管理、为人处世等方面,却差距甚大,这直接影响了魅族、小米的不同命运。

宅、没有朋友、不喜欢抛头露面,多年以来,是黄章作为创业者,给外界留下的最深刻印象。

他极少外出,一心窝在公司所在地珠海;卸任后,也是每天都在泡论坛,甚至一个月只出一次门。

作为一位创业者,黄章甚至 " 没朋友 ",除了早期与雷军的一段恩怨,几乎没有听过他与其他企业家交好。他也不喜欢参加公开活动,一次珠海政府举办活动为了邀请到黄章出席,让珠海高新区某领导在电话中给黄章 " 下命令 ",他才 " 不情愿地前去参加 "。

外界也很难理解,黄章为何在魅族发展关键时刻,不断 " 隐退 "。

比如在小米估值达 450 亿美元的 2014 年,自称 " 大彻大悟得有些迟了 " 的黄章宣布复出,他将 MX3 降价促销,开通个人微博亲自上阵做营销宣传。此后发布的魅蓝品牌,直接对标红米,这将魅族影响力提升到了巅峰。

但让人诧异的是,付出仅仅数月后的黄章,由于认为连续熬夜开会导致身体累垮需要休息,外加已成功引入阿里投资,他又将公司事务交给 CMO 李楠,再次隐退——此后到 2018 年之间,黄章多次宣布复出,几乎 " 达到一年一次 " 地步,魅族也就在一年又一年的浪费中,快要被手机圈遗忘。

" 性格比较偏激,不适合现代企业的管理。" 有曾接近黄章的人说,黄章是一个好工匠,但不是一个好商人。

相比黄章,雷军是一个典型的企业家形象,比如善于借势、善于合作、敢于拼搏。

小米首创的 " 饥饿营销 " 不仅让它从出生开始就备受关注,而且雷军那些年也刻意通过各种营销打造自己的 KOL 形象——比如频繁的发微博,各种论坛和访谈活动,以及从小米 1 发布会的,刻意换上了与乔布斯形象极为相似的黑色 T 恤加牛仔裤,只为了外界记得他的 " 雷布斯 " 形象。

雷军的 " 朋友圈 ",从小米上市时盛况可见一斑。

2018 年小米 IPO 时,李嘉诚、马云、马化腾、何小鹏等人均认购了小米股票。上市当天,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香港银行家郑海泉、凡客创始人陈年、UC 联合创始人俞永福、天使投资人蔡文胜,以及金山创始人求伯君、张旋龙等众多企业家及投资人悉数参加了上市前的敲钟观礼仪式,为雷军捧场。

作为互联网首开 "996" 工作制的企业,雷军的劳模形象也深入人心:他可以彻夜工作,并在很长时间里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

但差距和影响最大的,可能是管理—— 2015 年,小米因为供应链出现问题,销量呈断崖式下滑,雷军紧急撤换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及其下属郭俊后,亲自接手多次拜访供应商,最终推动小米销量回升。2019 年,小米手机销量再次下滑,雷军随后宣布亲自执掌中国区," 雷军亲自抓的项目,成功几率很大," 这一举动提振了不少员工信心。

在魅族,内斗一直伴随着过去十年。

一个典型案例是,2018 年 4 月,魅族科技总监张佳 ( 网名盖文张 ) 在微博上公开称 " 不认同 " 魅族 CMO 杨柘,指责杨柘团队李某伤人。并将杨柘与魅族之间的矛盾舆论公开化。但是作为灵魂人物的黄章,却没有任何声音。

更严重的是定位的不断调整。过去十年,黄章始终在控制和放权中不断摇摆,使得魅族在黄章、白永祥、李楠、杨柘的不同想法中不断摇摆——小而美、机海战术、" 青年良品 "、中年商务……没有人知道魅族到底想做什么,即便再忠诚的粉丝,也只能选择逃离。

客观来说,黄章不是没有想过改变,他甚至学习起了雷军的营销术,并试图以此发动反击。2014 年,首次复出归来的黄章,喊出的口号是 " 全线迎战小米 ",他将小米对于魅族的优势定义为营销取得的成功。他在魅族社区和微博上写下:" 和老罗小米比炒作,我肯定输。要是比做产品,我可以秒他们几条街 "。

某种程度上,此言非虚。2013 年 9 月,白永祥在发布魅族 mx3 时如此介绍," 为了寻找 MX3 最佳的手握弧度,黄章亲自打磨了 31 个木制手板,又为了 0.07mm 的样机误差,耗资百万重做模具。"

问题在于,他对工匠精神的执着给了强大的自信,却使他忽视了外部市场的激烈竞争环境以及产品发展的主流趋势,最终让自己的个人喜好、判断,在魅族内部取代理性分析占据了决定性的主宰地位——他追求的手感、尺寸、边框这些细枝末节的优化,并未覆盖更多用户的核心需求,远远不如小米用品牌、性能,用高通顶配处理器、大容量电池、全面屏……等等,去打动更多的用户。

能否对决于 5G 时代

事实上,相比黄章,雷军其实是把小米当成互联网企业去经营。用户喜欢什么、市场流行什么,它总是试图第一时间去做出来,并通过营销,去满足用户心智。

在知乎,有一个有趣的假设:如果当年黄章接受雷军的投资,现在智能手机行业或互联网格局会是怎么样?

被点赞最多的答案是:也许会让魅族短暂大热,让市场竞争更激烈,但魅族还是会没落的。因为,黄章的存在。

但话又说回来,手机行业是过去十年间竞争最激烈的行业,魅族 M8、MX 和小米一代、小米 2S、小米 4 等手机一起,均是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旗舰手机。罗永浩、周鸿祎等人的手机梦更是早已结束——从这个角度来说,还 " 活着 " 的魅族并不能评价为彻底失败。

至少,黄章可以继续在 5G 时代继续自己的梦想。

虽然说,魅族 17 距上次魅族 16 旗舰系列发布会,已经过去了整整 639 天,而且是今年上半年最后一个推出 5G 手机的品牌,但也承载着魅族在 5G 时代全新启航的重任。

而从采用定制第三代极边全面屏 , 以及挖孔屏设计来看,一向 " 追求完美 " 的黄章,已经开始为了生存学习妥协。

只不过,他想与雷军重逢于 5G 时代,来一次正面的恩怨对决,并不容易。

2019 年 6 月 6 日中国发放 5G 牌照后,第一波 5G 手机如约而至之后,魅族则仍在经历高层变动、组织架构调整、裁员等一系列动荡,导致魅族错过了 5G 头班车——目前,在小米、华为、OV 的压制之下,缺少供应链话语权的魅族未来必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另外,相比雷军拉拢了常程、卢伟冰等诸多行业精英相比,在魅族三剑客白永祥、李楠离开,只剩一位杨颜重返魅族情况下,也未再听闻有新高管加入,黄章可以说是对魅族再次实施绝对控制权,是福是祸,尚未可知。

不过,手机这个行业的未来本就难以准确判断——在魅族进入手机行业的十余年之前,谁也没法预料到彼时如日中天的诺基亚、摩托罗拉、HTC 会错失 4G 时代,走向没落。

更何况,小米并非高枕无忧,面对华为、OV 的步步紧逼,它自 2019 年来市场份额不断下滑—— IDC 公布的数据就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 20.3%,为 6660 万台。其中,小米落于华为、vivo 与 OPPO 身后。同时,在 5G 这个技术核心为主的时代,小米的技术储备并不占优。

在 5G 这个公认的行业洗牌期,处于命运十字路口的魅族,将给人们什么答案呢?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