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Logo
首页>互联网热点>

谷歌:一年赚 340 亿美元挡不住中年危机

谷歌:一年赚 340 亿美元挡不住中年危机

  • 来源:网络
  • 更新日期:2020-08-10 12:17:41

摘要:继微软、苹果后,谷歌遭遇中年危机。《经济学人》近期的报道认为,谷歌虽拥有 Chrome、Youtube、Gmail 等明星产品,在网络广告领域占统治地位,母公司 Alphabet 一年赚 340 亿美元,...

继微软、苹果后,谷歌遭遇中年危机。

《经济学人》近期的报道认为,谷歌虽拥有 Chrome、Youtube、Gmail 等明星产品,在网络广告领域占统治地位,母公司 Alphabet 一年赚 340 亿美元,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自动驾驶汽车领域也世界领先,但主要业务进入瓶颈期,新蓝海没有突破性成就。

Alphabet 于 7 月 30 日公布的第二季度业绩似乎验证了这一说法。季度收入同比下滑 2%,是上市来首次下滑。

下个月就 22 岁的谷歌该如何处理 " 中年危机 "?

图源:《经济学人》

季度收入首次下滑

和亚马逊、苹果相比,谷歌的二季报不太好看。

虽然业绩超预期,但 Alphabet 季度收入首次出现下滑,净利润降幅达 30%。

谷歌主要依赖的广告业务表现不佳,收入下降 8% 至 298.67 亿美元。其中 " 搜索及其他 " 业务收入同比下降 9.8% 至 213.2 亿美元,好在 Youtube 广告同比增长 6% 至 38 亿元。而上半年,搜索收入略有下滑,广告收入与去年同期持平。

Alphabet 首席财政管露丝 · 波拉特 ( Ruth Porat )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第一季度搜索方面的营收有一定的降低。而第二季度,用户更多地搜索购物相关话题,因而广告主也更愿意在这方面投资,带来第二季度搜索趋势的逐渐增长。最终,截至六月底,搜索收入和去年同期持平。

但同时,她警告:" 考虑到全球宏观环境显著的不确定性,现在评估近期趋势的持久性还为时过早。" 与之相比,脸书(Facebook)季度收入增长了 11%,4 月广告收入持平,5、6 月广告收入又开始上升。

研究公司伯恩斯坦(Bernstein)的史穆里克(Mark Shmulik)在接受《经济学人》采访时说,一般的在线搜索被专门搜索 " 淘汰 " 了,估计约 60% 的产品搜索都来自亚马逊。亚马逊快速增长的在线广告业务仅次于谷歌和脸书。

赖以为生的广告收入遭受冲击,谷歌新兴业务也不尽如人意。

谷歌云(Google Cloud)一直落后于亚马逊与微软两大巨头。据国际研究机构 Gartner 发布的 2019 年云计算市场数据,全球云计算市场 3A 格局稳固,亚马逊、微软、阿里云仍为全球前三,全球市场份额分别为 45%、17.9% 和 9.1%。

第二季度,谷歌云收入同比增长 43% 至 30 亿美元。不过和亚马逊的 AWS、微软的 Azure 相比,这样的表现不算亮眼。AWS 二季度收入同比增长 29% 至 108 亿美元,比 Google Cloud 去年一年的收入还多;Azure 云计算业务营收增长了 47%,多年来增幅首次小于 50%。

涵盖自动驾驶业务 Waymo 和生命科学公司 Verily 等在内的 "other bets" 收入,从去年同期的 1.62 亿美元下滑至 1.48 亿美元,运营亏损扩大至 11.1 亿美元。

Waymo 发展已超 10 年,但至今仍在前期投入阶段,不管在 B 端还是 C 端依然难以商业化,且还需要更多资金支持。这从侧面反映出 Alphabet 投入数十亿美元的登月计划既没取得突破性成就,也未带来惹眼的收益。

谷歌登月计划项目:Project Loon

抛开业务层面,《经济学人》认为,早期非常成功的随心所欲的企业文化,对现在拥有近 12 万员工的谷歌来说,已成负累。性别政治、自助餐厅提供的肉食、向警察出售技术,谷歌内部分歧和外部争议此起彼伏。

向微软学习

那么,谷歌该如何应对?

《经济学人》给出了三个方案:加强管理,成为各部门更为紧密的集团,不过通用电气(GE)的前车之鉴表明这不是个好办法;押宝投资者,拆分、出售或者关闭一些下属企业,实现 "1+1>2" 的效果,但 AT&T 和 IBM 等公司的经验证明缩小规模有害创新;靠风投挖宝,还是别重蹈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覆辙。

微软是个好榜样。同样是主业停滞不前,微软在 CEO 萨蒂亚 · 纳德拉 ( Satya Nadella ) 的带领下实现复兴,市值突破万亿美元。

成立于 1975 年的微软自 2004 年起就被批陷入 " 中年危机 "。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微软错过了移动电话、搜索引擎、社交网络,而主要收入来源—— PC 预装的操作系统 Windows 却停滞不前。

对此,纳德拉大刀阔斧地改革:果断放弃在移动领域与谷歌和苹果直接竞争,削减 Windows 投资,全心建立云计算业务,改变美国国税局审计员式的销售方式,也不去研发自动驾驶硬件。

微软给谷歌的启发是自我剖析,确定企业的核心领域并跟随目标。挖掘用户数据价值、人工智能、网络设备的数据处理器,广撒网的谷歌是时候确定更为精准的目标了。

企业文化、Geek 标签也需要改变。Alphabet 的企业文化以工程师驱动、自下而上的特质著称。一位曾经在微软工作的谷歌工程师曾表示,Alphabet 的高管常把公司结构比喻成黏菌,一种以单细胞形式生存、聚集起来才能繁殖的生物。

这种企业生态固然能激励创新,但可能阻碍长远计划型产品的开发,因其需要长期合作、策略的制定和执行。

而谷歌在云计算等新兴业务上仍保留着 Geek 特质。在 2018 年德国汉诺威工业展上的一幕就很有代表性。亚马逊和微软在展会上都选择和制造业合作伙伴一起,通过实例展示制造业实现工作方式转型、降低成本并提高收入的创新技术和成果。展厅布置成工业风,或者直接摆上工业机器,以示融入。

而谷歌展厅仍维持 Geek 风,线条简洁的原木色展台,悬挂着的电子屏播放谷歌云案例。工作人员身穿带谷歌 logo 的白色卫衣穿梭其中,与其他参展企业工作人员的商务风格截然不同。

2018 年汉诺威工业展谷歌展厅

结果就是,微软以贴心的服务闻名,而谷歌 " 有产品没客服 "。

从 2004 年被批陷入 " 中年危机 " 到 2018 年成为最有价值公司,微软花了 14 年。谷歌会用多长时间?

参考报道:

Bloomberg Businessweek: The Most Valuable Company ( for Now ) Is Having a Nadellaissance

The Economist: How to cope with middle age

The Economist: Alphabet grows up

相关文章推荐